Skip to content

adc影院确认华人

2月 ago

0 words

“帮我止痛啊……”

好多的伤者,大家都在求喊,哭叫。有的医生甚至不知道,自己应该救谁才好。

这里应该是一个居民点,周围明显有垮塌的房屋。受伤的人情况很严重。

“们都不要看了。”秦雨筱见他们手足无措,大声的提醒他们:“先救情况严重的病人,再救治情况较轻的。如果发现无法救治的人,就请求其他医生帮助。若是有把握,确定没救的,那就……”她的声音突然哽咽了,眼睛刹那间被泪水模糊。“那就直接放弃吧,选择救治其他人。”

她用手抹了一把,自己的眼角。把泪水收起来。此时可不是同情,和替他们难过的时候。

只有这么做才能够救治更多,需要他们的人。

“医生,那边有位很严重的病人。”有位海岛上的居民,跑到秦雨筱的身边,急切的救助。

秦雨筱在为跟前的伤者,包扎好伤口后,立刻拿着包包与他一起跑过去。

“加油,一定要把里面的人救出来。大家一起用力。想想在这下面的人,是自己的家人,想想不能失去他,他是的至爱。没有他也会活不下去,用会自己的生命,尽一切可能的救他……加油啊……”

秦雨筱单手背着包袱,跟着那名居民,跑到这边的时候,空气那一声声熟悉的声音,清晰的回荡在她的耳边。

她本能的停下脚步,望着声音的来源地。

在那个垮塌的房屋前,几名穿着灰色制服的男人,与海岛上的居民,一起合力抬着房屋上的一根梁,下面有专人在刨着土。

靓丽少女的可爱外拍

为他们加油打气的人,正是抬着房梁最前面的墨北宸。墨北宸身上那件灰色的研究员制服上,早已沾满了泥土,脸上也是如此。若不是因为秦雨筱熟悉他的声音,她肯定无法把他认出来。

他果然在这里!

“医生,我女儿手臂是不是断了,请帮我看看。”居民拉了拉秦雨筱的手臂,急切的提醒着她。

“哦,好。”她回过神来,与他去前面看望他的女儿。

女孩儿大概十几岁的样子,手臂上全部都是稀泥,整个手臂都骨折了。表皮上也是稀泥。

“有水吗?哪怕是脏一点的水,也没有关系。我必需把她手臂,伤口上的稀泥洗掉。”

“好,我去帮找来。”

秦雨筱蹲在地上,替那个女孩儿处理伤口。因长裙不方便,她蹭起身来,硬是将左侧撕扯开,用打结的方式,绑在自己的大腿上。

“痛……阿姨……我疼……”小姑娘喘着有气无力的气息,对着她喃喃的说道。

“别怕,阿姨会救的。”秦雨筱打开包袱,只见里面的麻药,已经全部都用光了。她担忧的看着眼前的小姑娘,心里一阵心疼。

“医生,水来了。”

“让她平躺在的身上,把她的上身抱紧了。千万不能让她乱动。”她用那些水替女孩儿,清理手臂上的稀泥,然后用生理盐水,仔细清洗。

“啊……痛……”女孩儿痛得大叫起来。

“抱紧了。”秦雨筱为了按住小女孩儿,直接跪坐在地上,强行给她用药,以夹板固定,紧紧的包扎。

“好痛啊,呜……”小女孩儿哭得撕心裂肺,秦雨筱心一横,强行为她包扎。

都说医生的心是最‘狠’的,替人开膛破肚,扎针刀割。可若他们不狠的话,又怎么能够帮助那些病人呢?

“出来了,赶紧去找医生……”

秦雨筱刚刚替小女孩儿包扎好,便听到墨北宸那边有人欢呼的声音。她提着装有药物的包袱,拔腿就往那边奔跑。

“我是医生,他交给我吧。”

那是一名男子,因脑袋上的伤口,失血过多,已经产生了休克。

为了方便照顾那位男子,她依旧是跪坐在地上,快速的为他将液体输上。

用肩头支撑着房梁的墨北宸,听着那个小女人的声音,本能的将目光,转移到她的脸上。

他知道近一两天,会有医疗队前来,但完全不知道,名单里有秦雨筱。毕竟她已经向研究院医院辞职了。

“医生救救他,求求了,他是我们家的顶梁柱,如果他出了什么事,我们一家人都完了……呜……”中年女人哭着求着秦雨筱,说完后又对身后那些人说:“我的老母亲还在里面,们求求她……她已经快八十了……求了……”

女人跪在地上,一味的向他们哭喊。然而,周围竭尽全力救人的他们,却完全没有时间理会她。

“报告教授,里面的洞口很窄小,这是老房屋,随时都会有垮塌的危险,而且现在伤者具体在什么地方,我们也不没有找到。”苏大晨从大家顶着的房梁里面爬出来,向墨北宸报告里面的情况。

为了把里面的洞口扩大,墨北宸让三个人进入,也就是说如果突然垮塌的话,那三个人也随时都会有危险。

他不能因为救一个人,而让另外三个人,陷入危险之中。

“让他们全部都出来。”墨北宸大声的命令苏大晨。

“不……不可以啊,他们出来了,谁来救我的老母亲,不能让他们出来……”中年女人猛然从地上爬起身来,激怒的嚷嚷着。“们这些人,表面上是来救我们的,可一遇到危险,就马上放弃。这算什么英雄啊……进去,全部都给我进去……”

女人疯狂的叫喊,还推打着刚刚从里面爬出来的人。

“把她抓起来。”墨北宸将一名手下,拉到自己的跟前,让他顶替自己的位置,将房梁给顶着。并吩咐其他人,把那个情绪激动的女人挟持。紧接着,独自一个人往那个洞里钻去。

“教授,要干嘛……”苏大晨惊呼一声,想要阻止墨北宸,他却敏捷的爬了进去。

旁边的秦雨筱,盯了一眼,那消失在洞口中的男人。心莫名的被刺痛了一下。

“闹够了没有?我们教授亲自下去解救的家人,却对我们动手,看不见我们在做什么吗?”

“我只是想要们救我的家人而已,现在他一个人下去,怎么可能救得出来我的母亲,们这些贪生怕死之辈,们全部都出来了,他是救不出来我母亲的……呜……们赶紧下去啊……”

秦雨筱给那个中年男人,用上药之后,他的意识渐渐清晰,只是因为没有麻药,全身都开始抽搐起来。

“们下去救人啊,我母亲不能死啊,们快去啊……”

女人疯狂的叫喊声,让秦雨筱治疗的中年男人,情绪发越的不稳。他是能够听到女人的声音的,只是无法睁开双眼,说出一句话。

苏大晨上前帮忙,帮着秦雨筱把那个中年男人,强行按压着以便她用药。

男人全身乱动,伤口还在流血。她已经为他消毒伤口,正准备缝针。女人的声音实在是让她心烦意乱。她突然蹭起身来,大步冲到中年女人的跟前。

“闹够了吗?”秦雨筱毫不手软,一巴掌打在那个女人的脸上。“人还没有死,都被哭死了。

他们都在为了,而解救的家人,可呢?在做什么?对他们拳脚相踢,恶心辱骂。

是不是想亲眼目睹那个男人,整个过程是怎么死的呀?”

中年女人因为秦雨筱那一巴掌,渐渐的冷静下来,回头看着躺在地上,全身抽搐的男人。赶紧向他跑过去。

秦雨筱紧紧的蹙着眉头,大口大口的喘息,乌黑的大眼睛,

Tags: